三晋信息网> 金融财经 > FF困境揭秘:贾跃亭的私心使FF难以为继

FF困境揭秘:贾跃亭的私心使FF难以为继

2018-11-23 11:37:54 
T + -
FF再度陷入破产边缘。 据了解,FF目前账面资金难以为继,多名高管离职,FF三位创始人之一尼克·桑普森已辞职。他表示,“FF公司在财务和人事方面实际上已处于破产状态。在短期内,它最多只能蹒跚而行。我在法拉利未来的角色已不再是我希望的样子,所以我离开了这家公司。”

FF再度陷入破产边缘。

据了解,FF目前账面资金难以为继,多名高管离职,FF三位创始人之一尼克·桑普森已辞职。他表示,“FF公司在财务和人事方面实际上已处于破产状态。在短期内,它最多只能蹒跚而行。我在法拉利未来的角色已不再是我希望的样子,所以我离开了这家公司。” 

通过查阅大量相关资料以及多方求证,我们还原贾跃亭与恒大的纠纷细节及经过。

微信图片_20181123113333.jpg

基于信任的合作

恒大和贾跃亭的合作可以追溯到今年的6月。经过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三个多月的审批,恒大于6月18日获准投资FF,并于25日以67.46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从而获得45%的Smart King公司股份。

按投资协议约定,时颖将在3年内向FF支付20亿美元的投资款,其中 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

虽然恒大成为FF的第一大股东,但其对贾跃亭还是充分信任与放权,这体现在:一是同意保留时颖此前授予贾跃亭的10:1特别投票权,让贾跃亭继续作为FF实际控制人,即控制董事会,又牢牢掌控FF的经营决策权。二是恒大并不参与FF的运营管理。

即便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兼任FF的全球董事长,但由于其全面负责恒大集团的运营,无暇顾及FF的管理,实际上恒大委派到FF的只有一个出纳员,只负责最基本的出纳工作,而且协议已约定即便出纳员不签字,七天后也会视为同意付款,也就是FF的资金使用权全由贾跃亭掌控。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贾跃亭已经深陷个人信用危机,甚至可谓声名狼藉,恒大依然选择了入股并放权,许家印“要把世界顶尖新能源技术引入中国”的决心可见一斑。

而对于广大的FF员工而言,恒大的投资让FF避免了大面积裁员,他们的薪酬和待遇等员工权益也从朝不保夕重新得到了保障。至于近日有部分自称FF股东的员工起诉恒大,称恒大会导致其失去工作和相关权益,无疑是在颠倒黑白,很有可能是贾跃亭幕后操控。

FF中国面临的三大问题

由于贾跃亭多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而恒大在国内资本市场的良好信用纪录,为了满足FF在中国发展的资金需求,恒大在合作后积极协助FF开展融资工作。但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恒大发现贾跃亭一直隐瞒了重要的信息,这些信息对FF在中国融资有巨大不利影响。

这些信息包括贾跃亭作为乐视股东时违反了关于返程投资的法规(外管局37号文),因此FF中国的外汇账户被冻结。这导致了恒大投入到FF的资金无法在中国结汇用于支持FF中国业务的开展,甚至连员工的薪酬也无法发放,时至今日仍只能靠恒大的无抵押借款维持运营。

更大的问题来自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对贾跃亭的不信任态度。多家银行明确表示,无法接受FF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作为多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贾跃亭,在中国还有大量的债务,只有贾跃亭转让股份并不再作为FF实际控制人才能获得融资支持。政府相关部门也明确表示,建议股东方考虑调整贾跃亭CEO职务,希望恒大能以自身的品牌、信用和影响力,解决FF在中国区面临的问题,推动FF相关业务在国内的发展。

据了解,一家参与洽谈的银行在现场就明确表示:“只要贾跃亭还占有FF股份,就不可能融资。如果要融资,贾跃亭的股权就必须转出去,FF不能有他的股份,更不能让他控制FF。”

 一份政府来函也显示了其对贾跃亭持不信任的态度:“贾跃亭这位失信被执行人依旧担任着FF的CEO,这给FF中国业务和项目带来极其负面的影响。因此,这会破坏政府机关对该项目的支持力度,建议股东方调整他的CEO职位。”

融资工作的不顺利,让恒大充分认识到FF中国面临三座大山,想要发展就必须尽快解决:

一是FF中国在国内的外汇账户被冻结,无法结汇;二是FF中国基本上不可能在中国取得金融机构的融资;三是因为FF实际控制人贾跃亭本人继续不断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以及由此引起了持续的负面新闻,FF想要获得相关的政府政策支持十分困难。

恒大让步与贾跃亭的算盘

FF发展的整体设想,FF中国是最重要的生产基地和销售市场,FF美国是技术研发地,二者缺一不可。但如今FF中国迟迟未能打开局面,FF美国也因贾跃亭惊人的烧钱速度而陷入资金荒——FF在中美两地竟然同时走到了濒临崩溃的境地。

为了打破困局,今年9月恒大再一次以最大的诚意向贾跃亭提出了新的资金替代方案:恒大愿意在2018年提供7亿美元投资款用于支持FF美国的运营,此外还愿意提供5年期的5亿美元贷款用于FF中国,以解决国内的资金困境,且年利率为7.8%,较恒大自身的融资成本要低——加上此前已提前支付完毕的8亿美元,意味着恒大在2018年一年时间里就将向FF支付20亿美元,这个数字等于原计划分三年支付的投资额。而从总额看,也意味着恒大将向FF总投资达25亿美元(其中20亿美元入股、5亿美元贷款),较原计划进一步增加了支持力度。

5亿美元的贷款并非小数目,而且恒大作为上市公司,不得不考虑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因此恒大基于最基本的商业原则,要求以FF香港及FF中国的股权作为贷款抵押。

众所周知,电动汽车行业可谓2年定成败,如果恒大真如贾跃亭所说“要吃掉FF”,就不会同意提供期限长达5年的贷款,而且利率远低于自身的融资成本。不过贾跃亭仍然将之解读为“霸王条款”。

事实上,贾跃亭将此次恒大的所有建议与看法都成为“霸王条款”,包括恒大认为FF知识产权应在FF集团内部自由流动,FF中国有权使用FF的技术。最终,贾跃亭拒绝FF在美国研发的技术在中国使用。

恒大在这次谈判中还有更大的让步,甚至同意将FF91量产的里程碑考核从2019年3月31日推迟至2019年6月30日,但恒大的巨大让步并没有打动贾跃亭,双方最后并没有签订协议,贾跃亭不仅拒绝FF美国与FF中国共享技术,甚至提出20亿美元的投资款只能用在美国,并坚持要求FF中国必须先经过他同意才能进行超过5亿元的融资。这基本意味着许家印将世界最先进新能源汽车技术引入中国的梦想破灭,贾跃亭已经触碰到了许家印底线。在这次谈判破裂后,恒大才首次提出要撤换CEO。

不难看出,恒大在合作伊始就对贾跃亭都是抱着信任与支持的态度的,也从来没有想要从贾跃亭手上抢过FF。同样的,恒大若真想夺控制权,就不会主动提出资金替代方案,只需等贾跃亭里程碑考核失败。恒大的每一个动作显然都是想帮助FF度过难关,无奈贾跃亭总是将善意曲解为恶意,百般阻挠,FF也由此在困境中越陷越深。